首页 二次世界 单位设定——犀牛B主战坦克

单位设定——犀牛B主战坦克

“犀牛”B中型破阵战车[Xī Niú] (Объект 434 / Object 434 | Allies: Rhino-B MBT) 定位:反装甲坦…

“犀牛”B中型破阵战车[Xī Niú]

(Объект 434 / Object 434 | Allies: Rhino-B MBT)

定位:反装甲坦克

设计方:哈尔科夫莫洛佐夫机械制造设计局(ХКБМ)

量产方:哈尔科夫-莫洛佐夫机械制造设计局(ХКБМ)/第183乌拉尔坦克工厂/德累斯顿特种机动车制造厂/米什科尔茨车辆制造厂

部署设施:苏联战争工厂

关键特性:

 2A21115 mm滑膛坦克炮

》 Апокалипсис为基础的第三代复合装甲

》 部分零件承袭自铁锤坦克的加重底盘

 БМ-31-2  ‘Андрюша火箭布雷系统

 1A33型下反火控系统(光点注入)

 可以藏在布雷火箭燃烧室中的小巧不锈钢酒壶

背景故事:

“战争是所有设计师最好的导师”。这句话哪怕对于出生在坦克上的苏联设计师来说也是至理名言。

欧战中坦克的亮相彻底的改变了陆地战争的格局,但是凯撒国以外的西方军事理论家们似乎对于这一新玩具的理解缺乏深度;也许要到很久以后,等到局势再度恶化,人们可能才会想起它。

但实际上人们并没有等太久。

各国在欧战中筋疲力竭,被压迫至极限的人民与士兵揭竿而起,欧洲大革命的动荡让整个东欧和内外莱塔尼亚的旧式国家机器被尽数摔碎;尽管欧罗巴西部诸国将“斯巴达克分子”和“布尔什维克分子”的联盟挡在了易北河-多瑙河-阿尔卑斯以东,但各国的经济恢复为战争机器注入了燃料,而二十世纪头十年内爆发的经济危机,则为这战争机器的重新启动踩下了油门,局势在欧洲的对抗中愈发紧张起来。

而在易北河以东,正在大步推进现代化工业的社会主义诸国并未将来自西方的威胁置若罔闻:在德意志凯撒国组建起庞大装甲力量的同时,德社、波兰、苏联、匈牙利等国也动员起了它们的工业力量,并依据过去缔结的“共同防卫协议”将部队组织了来。20年代中期的内战爆发以后,北德平原与德国中部的装甲大军对撞带动着东西双方的装甲战军事理论飞速成长;尽管这场战争在北大西洋诸国、特别是伊顿尼亚的出兵干涉下以平局告终,但与此同时,随着东欧残余的其他君主国的政府在同期爆发的新一轮巴尔干战争中崩溃,整个东欧和巴尔干齐步迈向了另一个不同的未来。

原先只有非正式合作与“默契”的北大西洋诸国,都感到无法分别独自面对这巨大的威胁;而伊顿尼亚方面在这次战后也最终认为,必须对欧洲施加更加积极的影响力,否则西欧市场很可能会在不久后沦陷。于是,基于在20年代中期为德国地区战争而临时组织起来的援德盟军框架,新的军事集团——即“同盟国联军”被正式组织起来了。而在易北河-多瑙河-阿尔卑斯以东,社会主义诸邦也为应对西方的敌意而更加深化了自革命成功以来的互助传统,在实际上组织起了与盟军针锋相对的军事同盟;尽管没有形成名义上的组织,但是西方与神州观察员们一般把这个实际上存在的军事同盟称作“大红军”<The Great Red Force>。

由此,欧洲的东西两部分就此对立,并展开了持久的军事竞赛。

军备竞赛尽管是关于装备的竞赛,但军事装备的建设,是必然不能脱离战略计划和现有条件来空谈的。

在德意志内战后第一份完整战略计划中,大红军将会参照苏联红军提出的装甲兵突击理论,以重型坦克为凿子、摩托化步兵和中型坦克为主力,在两周的时间内,由三个方向展开多兵种合成行动,从而干净利落地完成占领欧洲全境的任务,饮马英吉利海峡。

而这也正是铁锤主战坦克(神州代号:铁锤中型破阵战车,Allies:Hammer MBT)的设计初衷:一个用于替代依据德意志战争经验设计的旧式Объект 166原型(神州代号:犀牛中型破阵战车,Allies: Rhino MBT)的,拥有快速突击能力和速射主炮的,用于压制西欧诸国以轻型装甲车辆为主的陆军机动部队的,均衡型中型坦克;而其装备了中口径85 mm火炮后盈余的空间还可用于安装自早期型号Апокалипсис重型坦克(神州代号:天启重型攻坚战车,Allies: Apocalypse HT)的电磁鱼叉项目研发过程中衍生而来的TS-1榨取光束武器,

这让铁锤坦克变得更加具有威胁——这种基于电磁科技的特殊射线可以“夺取”目标装甲单位的分子间作用力,从而在达成杀伤效果的同时恢复自身耐久,甚至能够在摧毁敌方单位的同时夺取其所配备的部分武器系统;只可惜,这种经常获得坦克车组好评的射线却也有足以让任何维修工人望而却步的副作用:被分子力直接捏合在一切的各类材料所铸成的装甲与强行粘在副炮位置上的残损武器基本都无法以常规工程方案分离,这导致其在战后无法被彻底修理,只能整体回炉重练。

不过天有不测风云,这一战略计划的可行性始终笼罩在伊顿尼亚捉摸不定的部队部署速度这一阴影之下;如果伊顿尼亚庞大的机械化部队和空军部队能被及时投送到欧陆上,那么两个星期内占领西欧全境这一设想,就将完全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空谈。

此外,西欧的假想敌们也逐渐将装甲部队的建设思路从轻型化转变为重型化,原本就只是刚好够用的85 mm坦克炮面对假想敌们一型又一型重型装甲单位显得力不从心。

更何况,那个东方大国正试图重新平衡海上与陆地间的力量分配,这使得西伯利亚军区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且不论神州打算以何种精妙的“兵法”指导其行动,那装备精良且训练有素的现代化部队只是呆在边境附近都足以让苏军如芒在背。

世界格局的一系列变动让苏联陆军高层不得不重新思考:陆军主战坦克的定位是否精准,已经量产的铁锤坦克能否在未来的战争中成为苏联陆军的中流砥柱;理所当然的,欧洲的苏联各友邦军方高层也有着同样的忧虑。为面对这种新局势,第18届大红军军事委员会议推出了日后军事装备的新的建设方针;其中,在新方针指导下的坦克装甲车辆整体研制设计工作仍由苏联完成。在得到苏联陆军高层的授意后,装甲坦克兵总局通知设计铁锤坦克的下塔吉尔机械制造设计局和设计Объект 166犀牛主战坦克的哈尔科夫-莫洛佐夫机械制造设计局开始新的一轮苏军下一代主战坦克设计竞赛。

考虑苏联内部特有的环境,与其说这是设计局之间的竞争,不如说是设计师之间的竞争。下塔吉尔机械制造设计局的天才设计师卡尔采夫在铁锤的方案基础上安装了一门过去犀牛主战坦克上安装的2A20 115mm主炮,希望依托已经成熟很久的犀牛坦克和铁锤生产线量产下一代主战坦克——卡尔采夫的设计则取消了侧置的次武器炮塔方案,让TS-1榨取光束仅仅充当补充坦克受损装甲的特殊维修端口;这让主炮得以中置,使得铁锤坦克的底盘可以直接安装更大口径的主炮而不需要担心重心和坦克的机动性下降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旧的铁锤坦克生产线可以直接转产,甚至底盘生产线都无需改动,只需要适配全新的炮塔就能够完成火力的提升,量产成本大为降低。在计划经济委员那些眼光高不过计算机键盘的会计官僚们的威逼利诱下,苏联陆军高层对这一设计各个方面都“非常满意”,甚至一度决定不经过进一步讨论直接量产这个由铁锤坦克修改炮塔而来的铁锤B型坦克。

在卡尔采夫忙于考虑如何降低生产成本时,莫洛佐夫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另一个技术线路:他利用之前在苏联和德社情报部门积累的人脉,更早的得到了盟军新式主战坦克和技术研发成果的消息,以此为基础展开了下一代主战坦克的研发。随着越来越多关于伊甸尼亚和莱茵陆军正打算在坦克上装备更厚重装甲和新式L7型105 mm炮的消息被情报部门送达,苏联陆军高层的内部意见明显出现了分歧。以铁锤坦克为基础开发的新式主战坦克在技术指标上开始越来越难以对抗苏联陆军面临的新式威胁,伊甸尼亚陆军的入驻和神州的崛起也彻底打破了原有的作战计划,一款拥有比潜在对手主力坦克更强大主炮、更厚重装甲的主战坦克成为了全新的设计需求;因此,这个在设计初期就选配了更大倍径滑膛炮与改良自“启示录”计划的天启坦克同款重型装甲,出自哈尔科夫-莫洛佐夫机械制造设计局的方案Объект 434最终被一锤定音,成为了下一代“大红军”陆军主战坦克的初期型设计方案。

经历了人生大起大落的卡尔采夫后来被要求带领下塔吉尔的团队参与Объект 434改进型低成本方案的设计,但是他并不喜欢这一设计,因此他决定采用部分Объект 434的长处,并吸收原有的铁锤B的优点来研发新的坦克,当然这已经是后话了。

莫洛佐夫全新设计的Объект 434主战坦克可谓是跨时代的设计。第一次在主战坦克上安装的大口径滑膛炮让苏联陆军在陆上遭遇战中拥有了可怕的火力优势;战争爆发以后,伊甸尼亚装甲部队的守护者坦克引以为傲的装甲防御在OKB-9设计局全新设计的2A21主炮发射的115 mm新式穿甲弹面前显得不堪一击。同时,得益于全新的材料领域进步,氧化铝陶瓷材质替代广泛使用的酚醛玻璃纤维被加入防御设计,技术工人们由此制成了第三代复合装甲。

这个出自“启示录”重型坦克绝密计划、为了确保“红军陆军的压倒性统治性地位”而被研发出来的先进复合装甲技术被直接下放到了这一全新的跨时代主战坦克中。来袭的穿甲体在穿透该型装甲时会发生侵彻偏转,进而降低实际穿深;而反坦克导弹在面对这一全新装甲设计时更是显得力不从心,陶瓷复合装甲材质可以有效偏折、散射金属射流,大大降低聚能战斗部的穿深;新兴材料具有的这两种效应能够让苏军的主战坦克能在敌人的炮火和导弹攻击中屹立不倒。

同时,为了抵消全新设计的主炮相对于铁锤坦克85 mm速射炮而言射速降低、难以迅速校射的特性,苏联工程师们把还在试验阶段的1A33型光点注入火控系统搬到了此计划中,让这一恐怖的火力能够被精准的引导到红军的敌人身上。

在各种先进技术组合的帮助下,这一划时代的主战坦克原型车在靶场中成功给苏联陆军高层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新式115 mm滑膛炮的轰鸣加上配套穿甲弹强大的穿透力和令人咋舌的精准度让所有旁观者都万分确信,它的火力能够直接对抗甚至超越潜在竞争对手拥有的最新式的重型坦克;全新的行走装置配合强劲的5TD-F发动机也给它提供了惊人战场活动能力,其机动性甚至在面对旧型铁锤坦克时不落下风。

参观完这一强大新式主战坦克的演示后,装甲坦克兵总局给予这一设计最高的保密级别,以至于盟军和神州的情报部门一度没有意识到这个坦克在苏军装甲序列中的存在。当这一坦克的量产版本第一次在战场中露面时,神州的情报部门甚至判定这是一台改装过的旧式犀牛坦克,将其命名为犀牛B中型破阵战车,盟军也同样毫不意外的将其定义为Rhino-B MBT;直到某次战后的例行战损检查时双方才意识到,这其实是一型新式主战坦克,并且拥有恐怖的火力和无与伦比的防御力。

然而,在最终的试生产中,这一梦幻般的主战坦克也和空军的那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新式装备一样,让苏联高层和计划经济委员会意识到了:梦幻的产品通常也拥有梦幻一般的造价——

一台Объект 434原型车的生产成本是铁锤坦克的两倍还要多,全新的行走装置、发动机和主炮占据了大量的成本。于是在最终的妥协中,还是卡尔采夫站了出来,将原型车的部分行走装置和电子设备换成了铁锤坦克的旧型,同时动用了在德社的关系,将铁锤坦克装备的旧型号900匹马力柴油发动机的民用改进型引进并稍加改装,以此代替5TD-F发动机。这些“退步”显著降低了Объект 434原型车的成本,因为已有的生产线仅需要对工艺做出一些微小改进便可继续投入批量生产。

虽然以上种种行为让人不得不怀疑卡尔采夫和列宁格勒那些工厂的老大们有着不可告人的交易以至于要死保铁锤产线,但是这一在降低成本的同时维持火力与防御的方案显然让计划经济委员会和陆军都非常满意;在多方面的综合努力下,这一成本降低的方案迅速通过审核,成为了最终定型量产的方案。

与此同时,考虑到来自东西两方的威胁都在日益提升,综合目前的局势,苏联高层认为必须要提升新式主战坦克在执行防御作战这一重要任务上的效能。

“在不同的方向都保持进攻态势并不符合目前红军的定位,我们需要一款在进攻时能充当红军矛头,在防御时能充当红军盾牌的主战坦克。”

当以这段话开头的信件被送到哈尔科夫-莫洛佐夫机械制造设计局时,所有人的脸都好像打了蜡一样,他们不知道自己设计的宝贝坦克又要因为什么其他的要求而被迫进行修改。

在所有人都一筹莫展之时,又是抠门的下塔吉尔机械制造设计局天才卡尔采夫立了大功:他从旧的БМ-31“安德柳莎”火箭炮身上得到了灵感,这一著名的“茶炊”能够在几秒钟内将数发直径30.5 cm的火箭弹轻松地扔到敌人头上。他考虑到:在防御作战中,最能迟滞敌人前进且节省兵力的武器其实是地雷;如果我们能在坦克背后安装БМ-31改装的布雷火箭,让这一新式坦克具备布雷功能,不就可以完美承担起防御作战的角色吗?

很显然,卡尔采夫是对的。利用旧的“安德柳莎”火箭炮产线的成熟产能,将一套БМ-31-2布雷火箭发射系统安装到新式坦克的炮塔后面,这套工序成本并不高昂,还能充分利用1A33火控系统的弹道解算优势。如此,在防御战中用火箭抛射出的地雷将会成为所有敌人坦克突击力量的噩梦:明明上一批坦克过去还安然无恙,这一批坦克冲锋时就纷纷在路上爆炸,我们还要不要进攻?

又一次,计划经济委员会和苏军高层得到了满意的答卷,他们很快便批准了这一新式坦克的量产;当然,由于委员会的参与,该项目的最终改进结果是在原设计上直接增加额外的布雷火箭而没有重设动力结构,这使得Объект 434量产车的机动性变得比拥有同型号行走装置和底盘的铁锤坦克要差上不少。即便哈尔科夫-莫洛佐夫机械制造设计局对此非常不满,但设计师们也无计可施——毕竟最终决定权不在于他们,而跑得快的Объект 434终究比不上通过审批能量产的Объект 434。

不过有趣的是,布雷火箭的设计受到了战地坦克手们的欢迎。负责巡查的政委们通常并不熟悉新式坦克的构造,他们往往会在坦克舱内费尽心思地寻找被乘员们藏起来的酒瓶,而忽略一眼能看到的外部。从自动装弹机的结构中,到主炮的炮膛内,甚至掏空了发射药的炮弹里,这些地方都可能发现那些从高加索来的酒鬼们私藏的一口好酒。虽然政委们一方面是在设法避免坦克手们在作战时因为喝酒误事,但是另一方面,这些隐蔽的酒瓶也确实很容易成为战斗中的隐患:藏在自动装弹机中的酒瓶会卡死装弹机,藏在主炮炮膛内的酒瓶会影响第一发的射击,而藏在掏空发射药的炮弹里的酒瓶甚至可能让车组在关键时刻无法打出救命的炮弹而被敌人率先击毁。这都是血的教训——或者说,酒的教训。

新式主战坦克列装后,进行巡视的政委们都非常满意,因为他们再也不会在坦克内部找到各种隐藏的酒壶了:聪明的坦克手们把酒壶藏在了炮塔背后巨大的布雷火箭燃烧室中;这里空间够大,而且即使战场中火箭被发射,小巧的酒壶也会在燃烧室巨大的火焰中被直接吹飞,并不影响实战武器的使用。当然,战场上那些四处飞奔疯狂射击功绩累累的坦克往往伴随着其舱内的轻微酒气;要知道,在大部分军队中,饮酒可能会导致战斗力的降低,唯有苏军是例外。

虽然神州和盟军的战场识别通常很准确,但由于Объект 434量产型在第一次露面时就被错误的定义为犀牛B型主战坦克,神盟双方在之后也就将错就错地延续了这一标识。但是由于他高大的外形、如犀牛角一般明显的新式主炮、厚实可靠的装甲和后部隆起的布雷火箭发射装置,Объект 434的量产型坦克在苏联陆军的一线坦克手内部也被亲切地称为“надежный носорог”,也就是“可靠的犀牛”,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有趣的巧合。

战场摘要:

战场侦查已经至少揭示了如下要点:

 

滑膛战神全新的2A21 115 mm滑膛炮在同级坦克的对抗中是异常强大的存在,在初期遭受过数次挫败以后的神州与盟军陆军都反复向装甲部队强调:不要在没有数量优势的情况下正面对抗“可靠的犀牛”。

 

坚实可靠简化版的“启示录”装甲让“可靠的犀牛”拥有了远超同级的防御能力,这使他能在高密度的火炮攻击中幸存并且在保证战斗力的情况下有效保护成员的安全。

 

安德柳莎在主炮塔背后的 “Андрюша”布雷火箭发射装置是“可靠的犀牛”另一有力的武器,在防御作战中多次大放异彩;不过经验老道的坦克手们在进攻中也会使用这一强大的杀器,他们往往在判断出敌人可能撤退时在敌人的背后布撒地雷,让逃跑的敌人见列宁去!

 

规模生产——“可靠的犀牛”作为Объект 434的量产型,很大程度上向前线的生产序列做出了妥协;虽然成本相对铁锤略显昂贵,但是其综合战斗力相当可观,大大增加了地区冲突中苏军坦克部队的战斗力,有效改善了一线部队的作战环境。

 

日冕设定组:

原稿:秋元明

修改:宁海、阿尔法

润色:宁海、心控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作者: zgacg

为您推荐

最近的车祸!从别人的错误中吸取教训,提高交通安全意识 ​​​​

最近的车祸!从别人的错误中吸取教训,提高交通安全意识 ​​​​ ,

《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上映!创日本开画记录

根据人气漫画改编的剧场版动画《鬼灭之刃:无限列车篇》今天(10月16日)正式在日本上映,日本各大院线以创纪录的排片量静候...

《新世纪福音战士 新剧场版:终》将于 2021年1月23日 在日本上映

据日媒报道,《新世纪福音战士 新剧场版:终》将于 2021年1月23日 在日本上映,这个消息发布自今天上映的《鬼灭之刃:...

chuchu之口 绅士必备

    本产品独特之处,内有8颗牙齿,其中上下各有四颗,牙齿在真实之口3代的基础上做了改进,采用的是...

肯德基打假?这竟然是官方号

肯德基打假?这竟然是官方号 ,
返回顶部